跳到主要內容

數位後遺症 你視訊疲勞了嗎? 疫情改變生活 引發社交焦慮 加深網路霸凌和外貌主義


聯合報/A3版/焦點
記者陳宛茜、潘乃欣╱台北報導
2021年11月8日   人氣: 3112   開始朗讀

網路霸凌

最近台灣從歐美引進的兩本書「孤獨世紀」和「集體倦怠」,分析疫情時代加劇數位浪潮,如何影響學習和工作、為現代人帶來孤獨感與倦怠感,引發社交焦慮,甚至加深網路霸凌和外貌主義,這些問題已在台灣上演。疫情下的數位浪潮不僅改變你我生活,也讓現代人出現數位後遺症。

 

清大學生會事件就是明顯例子。該會日前把對新生的致詞以錄影和公開信放上社交媒體,意外引發「炎上」現象。原本單純的校內活動,一路延燒為針對外貌、學歷的網路霸凌,範圍擴及校園之外,始料未及。

 

當Zoom、Google meet等視訊平台在疫情時代成為不可或缺的工具,人們卻對一場接一場的視訊會議╱教學產生疲勞,「視訊會議疲勞」(Zoom fatigue)這個新詞彙因此誕生。

 

視訊會議 大腦反而更累

 

史丹佛大學研究,不同於面對面的溝通,人們可透過肢體語言理解對方,聚焦於臉部的視訊會議╱教學,迫使大腦得花更多力氣解讀對話者的意思和情緒,容易感到疲勞。而太習慣視訊上課,學生也會因此失去察言觀色的能力。

 

在視訊會議╱教學中看到自己的臉,也如同長時間照鏡子,不僅分散注意力,也會因為挑剔自己產生負面情緒,並讓使用者更在意長相。專家建議,上視訊課程時,學生若能關掉自己在螢幕上的臉,可提升學習效率。但老師多半希望上課時能看到學生的臉「點名」,形成兩難。

 

遠距教學 像對空氣講話

 

台灣學生聯合會高教委員會主委黃彥誠也說,遠距教學影響課堂互動效果與學習效率,學生常關著麥克風不太願意發表想法,發言者也覺得自己「像對著空氣講話」,感到孤單。

 

國外多項研究也指出,使用社交媒體的時間愈久,愈會感到孤獨;若能限制使用社交媒體的時間,使用者會花更多時間和親友面對面社交,變得更快樂。

 

六成學生 網路社交焦慮

 

根據兒福聯盟十月發表的調查顯示,台灣七年級到高三的學生,平均十一歲就有社交帳號,一成的人八歲就有社交帳號。其中有高達六成三的學生出現「網路社交焦慮」,四成表示會留意在社群上PO文得到的按讚數,四成在意遭「已讀不回」,因此產生憤怒、沮喪和焦慮等情緒;兩成學生表示,因為擔心錯過群組訊息,幾乎無時無刻不盯著手機。

 

社群媒體也助長網路霸凌,過去校園霸凌只發生在校園,網路霸凌則是跨出校園,甚至一天廿四小時存在,更讓遭霸凌者無處可躲。

 

相關文章

數位性別暴力
數位性別暴力

現實世界中充斥許多性別衝突、性別歧視、性別暴力,甚至是性犯罪,而現今網路帶來的資訊便利與匿名虛擬特性,使得這些性別問題成為網路世界下極富爭議的戰場之一。人們在瀏覽網路享受便利的同時,也必須隨時注意那些隱藏的惡意與陷阱,有時一不注意,自身也會成為那些霸凌和犯罪的共犯。

認識網路霸凌
認識網路霸凌

傳統上,霸凌(bullying)指的是出現在校園中、青少年族群間長期蓄意的攻擊行為,例如恃強凌弱、譏諷辱罵、以大欺小的行為。這種欺壓行為對許多正處於人格發展階段的受害學童與青少年帶來極大的傷害。

相關影片

為什麼大家都知道?
為什麼大家都知道?
被偷走的那些影像
被偷走的那些影像
刪除不了的是回憶
刪除不了的是回憶
我看你,你看他,他看她
我看你,你看他,他看她

返回網路霸凌新聞列表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