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社群軟體 新焦慮源 逾2成兒少 自認曾遭網路霸凌


聯合報/A3版/焦點
記者趙宥寧╱台北報導
2021年11月8日   人氣: 2175  

網路霸凌

疫情趨緩,這學期各級學校多已恢復實體課程,但口罩仍是校園必備的防疫工具。如今開學已兩個月,口罩雖阻絕了飛沫,卻也阻撓了孩子的同儕人際交流,有些新生甚至連同學的廬山真面目也沒見過幾次,只能透過社群媒體「露臉」。但孩子們也因此更顧慮自己在社群軟體被重視的程度,成為新的焦慮源,甚至還可能更易遭到網路霸凌

 

疫情不僅讓學生期待的畢業旅行被取消,畢業典禮、開學典禮也都改成視訊,「儀式感」不見了,不少學生大嘆「無始也無終」。

 

隨著本土疫情緩和,校園多恢復實體課程。但走入新學期課堂,過去為了快速認識新同學,新生班級都會在桌上擺名牌,一周後多能熟識彼此,如今卻大半時間被口罩掩面,用餐時雖能暫時脫下口罩,卻要架著隔板,不少人名牌還擺在桌上,至今仍有同學喊錯名字,甚至連老師都常認錯人。

 

一名國中校長表示,今年取消新生訓練,開學後也沒有朝會,同學間比較「慢熟」,就連老師講笑話,因為看不見表情,學生多冷漠以對,少了人與人間互動的溫度

 

儘管現在很多學生也人手一機,網路打破孩子的人際界線,不少學生開學前就透過社群媒體揪團在開學後相認。但諮商心理師曾心怡表示,孩子也因此更顧慮在社群軟體被重視的程度,這個現象可能成為新的焦慮源,影響孩子的自信心

 

兒童福利聯盟日前調查也發現,受疫情影響,國內兒少平均每周網路使用時間為四十二點七小時,相較去年的廿七點二小時明顯翻倍。但有超過兩成兒少自認曾遭受網路霸凌,霸凌方式又以「被某人莫名的攻擊或指責」為主,其中卻僅有二成二會報告老師或家長,甚至有一成二兒少不會跟任何人求助。教育部去年已將網路霸凌納入校園霸凌形態

 

兒盟執行長白麗芳向學生提出三項建議,她說,承認接納就是有些人跟自己不對盤、相處不來另可使用App或手機內建功能,記錄個人社群軟體使用情況,控制查看時間;若在網路遇到負面事件影響情緒時,要練習能用不帶批判的方式接納自己,進而讓自己靜心,穩定面對生活中的各種挑戰

 

相關文章

數位性別暴力

現實世界中充斥許多性別衝突、性別歧視、性別暴力,甚至是性犯罪,而現今網路帶來的資訊便利與匿名虛擬特性,使得這些性別問題成為網路世界下極富爭議的戰場之一。人們在瀏覽網路享受便利的同時,也必須隨時注意那些隱藏的惡意與陷阱,有時一不注意,自身也會成為那些霸凌和犯罪的共犯。

認識網路霸凌

傳統上,霸凌(bullying)指的是出現在校園中、青少年族群間長期蓄意的攻擊行為,例如恃強凌弱、譏諷辱罵、以大欺小的行為。這種欺壓行為對許多正處於人格發展階段的受害學童與青少年帶來極大的傷害。

相關影片


被偷走的那些影像

刪除不了的是回憶

我看你,你看他,他看她

湖中女神的困擾

返回網路霸凌新聞列表

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