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亮麗外衣下…藏辛酸

網路識讀

經濟日報/S04版/社群雷達站   編譯╱黃嘉洵
2018年12月22日   人氣: 69

在社群媒體上很有影響力的人,或俗稱網紅,是當今風生水起的嶄新行業。廣告商剛好搭上這股熱潮,渴望透過新手法吸引年輕一代的注意力。但網紅光鮮亮麗的背後,也有不為人知的辛酸。

現年33歲的楊格是專職Instagram網紅,她靠著攀登一座座壯麗山岳,拍下攻頂絕景,並將冒險旅程分享到IG,自然就有錢入袋。她說:「我的工作就是要讓這一切看似愜意自在又充滿樂趣。」有興趣的廠商會找楊格,請她在IG貼文內植入公司商品,並支付一筆費用。

行銷機構Mediakix預估,透過網紅植入產品的行銷手法,可望讓企業今年光在IG的支出上看16億美元,若加上YouTube和Twitch等其他社群平台,金額高達63億美元。這股龐大的錢潮使世界各地的網紅崛起,讓今年IG的版面充斥數百萬標有#贊助和#廣告的貼文。

Mediakix執行長伊凡淺野說,大多人表示難以單靠贊助維生。不過楊格是個例外,她的底價是每則動態貼文1,500美元,24小時後消失的限時動態則要價一天200美元。她靠著接贊助與收取照片版權費,明年年收入有望介於5萬至10萬美元。儘管這個收入不比大明星,但支付帳單已綽綽有餘。

楊格在IG上推廣各種登山用品與景點,她表示一切從慎選贊助商開始,因此她拒絕大部分贊助商的合作邀約,其中有些是不符她的風格或合作廠商間的關係敏感。楊格需要花上數天至數周的時間,研究潛在客戶偏好的營銷手法,但約70%客製化的文案都遭到拒絕。

楊格拍攝完照片後,還需要仔細調整影像並構思配圖的文字。待上傳到IG後還稱不上收工,她需要追蹤廠商是否按時匯款,並留意廠商是否未按合約挪用照片。

大咖網紅一般選擇將這類繁瑣事務外包給代理商,但通常也所費不貲,代理商向大咖索取的抽成占總收入的20%至30%,小咖的抽成更是高達30%至50%,因此唯有足夠的粉絲基數才不至於虧本。楊格有18.5萬追蹤者,管理和經營的事務有增無減,但代理商索取的高昂費用卻讓她困擾不已。

即便有代理商從旁協助,但社群媒體彷彿無止盡的生態,儼然使網路創作者成為一份全職工作,甚至有人稱此現象為:「創作者倦怠」。楊格三不五時就要查看按讚數與留言,因為若與粉絲缺乏互動,留言數將減少,連帶使廠商不願繼續合作。她說「這會把人逼瘋」。

網紅還需面對社群媒體變化多端且充滿不確定的本質。贊助商有時突然湧進,有時則音訊全無。此外,平台規則經常變化,楊格近來發現,IG的演算法變更後,貼文的回應稍見下降。因此長期來看,將全部的職涯投入在單一平台或是社群媒體,有一定程度風險。

網路平台變化無常,帶進龐大金流與人流的同時,也考驗網路創作者如何在生活與工作間取得平衡。

上一頁上一頁 頁首頁首

版權所有 © 2018 教育部 | 最後更新: 2019/1/17 | 網站瀏覽人數: 3192924